歷史

首頁 > 百科 > 文化 > 歷史

焦先:餐風飲雪,露宿穹廬

2020-09-09 11:20:12

微信圖片_20171222004221.png曲肱飲水歸寒士,服氣休糧號道人。開篇依然要提醒大家出行時注意防護呀。前文提及了一位漢末逸士扈累,這一時期也有不少留名于世的隱者。本篇就來聊聊焦先,字孝然。

焦先是司隸河東人,漢靈帝中平末年(189年),時年20余歲的他和同郡侯武陽相互依偎,時逢白波賊作亂,焦先他們為了躲避戰亂就來到了揚州,焦先還在揚州完成了婚姻。直到建安初他們才歸來,但是他們也就此離散,侯武陽去了大陽縣落戶,焦先則留在陜縣。

建安十六年(211年),由于關中地區動蕩,焦先和自己的家人都走散了,焦先一個人生活得極其艱苦,甚至要“食草飲水”,以此掙扎求存。不過大陽縣長發現了他,本來以為他是個逃兵準備派人抓捕,但是侯武陽認出了焦先,對縣長解釋“這就是個狂士罷了”,這才讓焦先重新被編入戶籍。

和扈累的待遇類似,縣里也是每天給焦先五升糧食,哪怕出于衣不暖身食不果腹的狀態中,焦先也沒有什么過激行為,甚至在拾取糧谷的時候他都不撿大穗的。焦先是通過替他人勞作來獲取食物的,只要吃飽就行也不要錢。

“饑則出為人客作,飽食而已,不取其直”——《三國志·管寧傳》注引《魏略》

除去勞作時間,焦先碰到其他人時都會躲到一邊,就像婦人們都會等他離開才出門一樣,別人詢問其原因的時候,焦先就自稱為“草茅之人”,只想與狐兔為伍。他自己搭了個簡陋的居所,天冷了也就一個人烤火取暖,一個人獨處。

曹叡時期,他曾嘗試橫渡河水,稍作嘗試后就說著做不到,這也讓旁人覺得他可能還算正常人。曹芳嘉平年間,太守賈穆赴任的時候路過了焦先的住處,焦先就連續向賈穆行禮,但是不與其交流。賈穆說話他也不回,給他食物也不吃,直到賈穆說如果焦先不與他交流就不當這個太守后,焦先才說了句“哪有這種事?”,隨后不再言語。

第二年魏國興兵伐吳時,還人詢問焦先的看法,焦先沒有正面作答,就吟詠了一首《祝衂歌》,等到魏軍落敗后,人們還從中分析出了對于魏國、吳國的暗喻,自此認定他是個隱士。所以董經聽聞此事后還特地前去探望焦先,但焦先一開始也不想搭理他。

董經知道焦先曾受過侯武陽的恩情,就主動提及“是否還記著侯武陽的恩情?”,這時焦先才開口“已經報答過了”,接下來焦先就不再說話了,不過這不妨礙董經認為他是“大賢”。后來一把野火燒毀了他的草廬,焦先就這么露天休息,下雪天也這么躺著,人們也不明白他這么做的用意,而且還不生病,至少活了百余歲。

“司馬景王聞而使安定太守董經因事過視,又不肯語,經以為大賢”——《高士傳》

這些隱逸之士的記載或多或少有些傳奇色彩。


广东11选五任5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