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

首頁 > 百科 > 文化 > 歷史

紅軍24小時飛奪瀘定橋,22名勇士組建突擊隊,最后全部犧牲了

2020-09-09 10:30:22

作者:硝煙

很多人對紅4團一天急行軍240里不太相信,認為其中有著虛構的成分。先不說開國將領的回憶錄中很多人提到過,就連經過長征的紅軍老戰士也回憶確有此事。下面我們就來分析分析,紅軍是如何一天急行軍240里。


紅4團是從距離瀘定橋240里的地方出發的,這點毋庸置疑。28日凌晨5點的時候,紅4團為了提前行軍,就提早了一個小時開鍋吃飯。就靠這頓飯,紅4團堅持了一天,奔襲瀘定橋期間只能吃生米。從5點出發,上午的時候紅4團跑了60里,距離瀘定橋還有180里,中間和國軍打了1仗,然后繼續趕路。


中午到下午的時候走了70公里,中間又和國軍打了1仗,還花了2個小時搭建木橋。證明下午的時候,紅4團的行軍速度已經達到最大化,每個小時速度達到了14里,平均8.5分鐘跑一公里,否則哪里來的時間架橋。


晚上7點,紅4團抵達了一個村子,楊成武和王正湘看了地圖距離瀘定橋還有110里。此時的部隊士氣還很旺盛,但是戰士們的身體略顯疲憊,經過下午的強度行軍,體力已經有所透支。再加上,當時雨大路滑,摸著黑走路,部隊行軍速度已經嚴重下降。所幸的是,對面國軍幫了大忙,舉起了火把。從這里開始,紅4團就要做最后的沖刺了,這里有個點要注意,紅4團將重裝備交給了一個排,主力則選擇輕裝前進。


從晚上7點到晚上12點,紅4團只前進了30多里,距離瀘定縣城還有75里左右。等于后面這段路程,紅4團花了6個小時走了75里。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達到這個速度,推測當時應該是將最能跑的戰士組成了一支先遣隊。經過6個小時的疾速行軍,29日凌晨6點,紅4團先遣隊成功占領了瀘定橋西岸,此次任務也成功了80%。準確的來說,紅4團是花了25個小時奔襲的240里,中間靠的是堅定完成任務戰斗意志和不怕苦累的精神力量。


在紅4團先遣隊抵達瀘定橋西岸以后,東岸的紅軍也開始行動了。紅1師紅2團出發不到5分鐘,就遭遇了川軍的阻擊,邊打邊打,一路攻擊前進。在石門坎這個地方,紅2團遭遇了川軍重火力的阻擊,地勢太過險要,紅2團正面根本無法阻止強攻,敵我雙方陷入僵持之中。就在這時,剛好同樣是前往瀘定橋的紅1軍團教導營路過,當即就投入了支援對岸紅2團的戰斗。


駐守石門坎的川軍雖然可以對正面紅軍形成火力壓制,卻對西岸紅軍精銳教導營來說毫無死角可言。在兩路紅軍的配合攻擊下,石門坎的敵人很快就潰退了。紅2團尾隨攻擊,又將一個營的川軍擊潰,在黃土崗遭遇川軍重兵堵截。鑒于兵力不足,紅2團只能等待后續紅軍到達,再行發起進攻。在對峙了幾個小時以后,紅3團趕來支援了,于側翼向當面之敵發起了攻擊。川軍防線開始出現動搖,于是緊急向川軍第4旅請求支援,第4旅旅長袁鏞將自己最為寶貴的手槍隊派去了。即便如此,在兩個團的紅軍攻擊下,川軍還是節節敗退了。

紅2團和紅3團匯合以后,隨即分兵兩路,一路向著瀘定縣城攻擊,一路攻擊防守大渡河的川軍第4旅旅部。這時候,西岸的紅4團攻擊也將開始了。


紅4團先遣隊到達瀘定橋西岸以后,沒過多久,主力部隊也趕過來了。經過一晝夜的行軍作戰,部隊已經非常疲憊了,需要時間恢復體力。另外紅軍制定作戰計劃也要時間,前面說過,紅4團的重裝備全在后面的那個排,他們的速度比較慢。


經過敵情偵察,紅4團正面駐守的是28日趕赴瀘定橋的川軍李全山的38團,大約2個營的兵力。為此,紅4團制定計劃如下:1.二連負責主攻,組織突擊隊;2.七連趕到瀘定橋下游2公里處,扎竹筏,渡過大渡河,攻擊橋東守衛的川軍,3.其余紅軍組織火力支援,壓制對面川軍火力。


29日中午的時候,紅4團后衛排趕到了,全團進駐西岸陣地,駕駛輕重機槍和迫擊炮。值得一提的是,紅軍雖然經過多次惡戰,每個團兵員已經銳減,重火力的數量卻增多了。當時,紅4團就有100多挺輕重機槍,已經大大超過對面川軍。緊接著,負責主攻的2連由連長廖大珠率領21名勇士組成的突擊隊,配備MP18沖鋒槍作為攻擊主力。在他們的身后是一個連的紅軍抱著木板鋪橋。


這里有個問題,為什么對岸川軍不將瀘定橋砍掉呢?事實上,38團團長李全山就有過這樣想法,當他向上反應的時候,遭到拒絕了。想一想,好像也沒有錯,紅軍只是從這經過,人走了,橋還要繼續用的。在當時許多川軍心中,中央軍追繳紅軍,關川軍什么事情,只要把紅軍送走就行了。


事后,紅軍大部隊渡過瀘定橋以后,就把橋砍了。由于河水上漲,人力和物力都不夠,劉文輝還請求蔣介石輸送物資和派遣工程師來修橋,直接就被蔣介石拒絕了。試想一下,如果換成中央軍來守橋的話,那瀘定橋肯定被砍掉了。


下午4時,決戰瀘定橋的戰斗打響了。橋西的輕重機槍發出了上百條火舌,子彈噼里啪啦打在對面川軍的防御工事,壓的川軍頭都不敢露。22名勇士一手拿著沖鋒槍射擊,一手抓著鐵索緩緩爬行。對岸的川軍頂著炮灰和紛飛的子彈,拿起槍對著突擊隊射擊。先后有4位突擊隊員不幸被子彈擊中,掉入了大渡河中。


在紅軍發起攻擊的時候,38團團長李全山就馬上向旅長打電話請求支援,得到的卻是東岸也已出現紅軍的消息,旅部已經與紅軍交上火了,沒有兵力前來支援他。狡猾的李全山對手底下的一個營長說:你帶領一個營去前面頂住,我隨后就來增援?!闭f完,李全山就帶領其它人往后撤退了。那個營長帶著手底下的人,倉促進入臨時陣地,阻擊對岸紅軍過橋。


經過1個多小時的戰斗,突擊隊就要登上東岸的橋頭了。這個時候,守衛的川軍開始點火,以便阻止紅軍過橋。廖大珠一個快步,就越過了敵人的火圈,隨后趕來的已經成功渡過大渡河的7連將火撲滅了。越來越多的紅軍渡過了瀘定橋,防守的川軍眼看守不住了,也就向后撤退了。


戰斗結束以后,紅軍總部對活下來的18名勇士進行了獎勵,每個人一套衣服,若干生活用品。22名勇士只有12個人留下了姓名,分別是廖大珠、、魏小三、劉大貴、王洪山、李富仁、李友林、劉金山、王海云、趙長發、劉梓華、楊田銘、云貴川,其中劉大貴,李富仁,王洪山,魏小三犧牲于渡橋戰斗。


活下來的18人,接著繼續參加戰斗,有位叫云貴川的貴州籍戰士就在奇襲臘子口戰斗中犧牲了。令人遺憾的是,22名勇士沒有一個人活到49年以后,最后一個犧牲的人是劉梓華,犧牲于平津戰役,當時是副師長。


广东11选五任5开奖记录